曾道人内幕玄机有论坛

一位窮孩子的三次逆襲

關注南陽網
微博
Qzone
一位窮孩子的三次逆襲
作者:  

  從窮孩子到工科博士,從輪機員到大學教師,從留外地到扎根家鄉,屈重年用令人驚嘆的堅韌和抉擇,開拓不可復制的傳奇人生——

  

  一位窮孩子的三次逆襲

  

  1.jpg

  屈重年(左)和學生交流

  

  三月的天,微暖微涼。白頂紅墻的南陽師院新校區內,桃花海棠開得嬌艷,柳樹香樟抽出綠枝。換上春裝的老師和學生,從花下樹間疾步走過。機電工程學院教師辦公室內,青年教師屈重年為安撫一位剛剛得知考研成績的大四學生,把一行采訪記者晾到一邊。

  

  2.jpg

  屈重年(左)和家人在一起

  

  半個多小時后,身穿夾克牛仔褲的他,才搓著手不好意思地過來和記者們打招呼:“抱歉抱歉,學生的情緒比較焦慮,說得時間長了點。”沒有記者不耐煩,相反,大家一致向他豎起大拇指:“你要是為接待我們不顧學生,那真不值得采訪。”

  

  沒有架子,和藹可親,值得信賴,專業厲害,功底深厚,講課幽默,是學生們對屈重年的一致評價。這位行走在校園內,因黝黑面孔和隨意穿著總被認為是后勤人員或農民工的青年教師,其實是南陽師院博士團中的一員。但他傳奇的前半生,又讓他在博士團中顯得與眾不同。

  

  屈重年是臥龍區潦河坡鎮楊河村人,也是地地道道的窮孩子。在穿不暖、吃不飽的童年,他深切地認識到,要擺脫父輩們的命運,必須好好讀書。好在他天資聰慧,成績一直名列前茅。1997年,參加高考時,他以南陽市八中全校第10名的成績,被中國最早的航海學院之一——集美大學錄取,學習輪機工程專業。2001年畢業后,他被中波公司錄用,也開啟長達5年的輪機員生涯,坐著輪船載著貨物行駛在煙波浩渺的大海上,足跡踏遍四大洲五大洋,也和同事們一起在或悠閑或緊張中品味著何謂“海上無歲月”,直到確保貨物送達指定港口,才知道今夕何夕。

  

  他和同事們曾護送中國紅十字會捐獻的大豆,抵達受災國家;也曾把雅典奧運會專用地鐵,送到接貨港口;還曾把長江三峽大壩定制的轉子,護送回中國。當然,他也曾在遭遇海嘯、臺風等惡劣天氣后,驚魂未定地坐下來寫封信,給雙親報平安。

  

  海上漂泊的經歷,讓他對家對國都有著深切的情懷,也讓他開始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。“一切都是浮云,唯有知識豐滿。”這個認知,讓他在28歲時重拾書本,靜心考研,并一舉考上了天津理工大學。兩年半后,取得碩士學位的他,又考上北京工業大學的博士。

  

  5年的海上實踐和考驗,7年的校園讀書和思考,讓他的實踐和理論相互印證,也讓他成為同齡人中的佼佼者。2013年,博士畢業時,天津、鄭州等多所理工大學向他拋出橄欖枝,他卻做出了讓很多同學都意想不到的決定:回到南陽,回到家鄉,回到生養他的地方。

  

  彼時,作為一所師范院校,南陽師院機電工程學院還沒有成立,他的專業沒有用武之地。好在他是“萬金油”,自動化、電機,什么都能教。2015年,機電工程學院成立后,他作為新學院的第一批老師,和他的同事們一起開創師范院校的理工優勢,也為南陽這座農業城市的工業崛起,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  

  同一個辦公室的同事李果評價屈重年:“實踐能力很強,是為數不多的將講科研落地的雙師型人才,是學院派和實踐派的完美結合。”面對別人的評價,質樸的屈重年一拍大腿:“哈,咱一個農民家的孩子,能有今天,還不全是國家培養的結果,不驕傲,好好干!”

  

  那一刻,他辦公室的窗外,一株春梅在乍暖還寒的風里,搖動滿枝花瓣,開得肆意盎然。

  

  讀書,是窮孩子擺脫命運的最好捷徑

  

  從窮孩子到工科博士,從輪機員到大學教師,從留外地到扎根家鄉,屈重年用令人驚嘆的堅韌和抉擇,完成不可復制的傳奇人生。關于奮斗和命運,關于逃離和回歸,關于人生和夢想,他有著怎樣的感悟?又有著哪些認知?

  

  問:你的經歷比較獨特。有過漂洋過海的經歷,然后又重返校園讀碩讀博,是什么促使你做出這樣的選擇?

  

  答:可能是上天恩賜,我一小成績都不錯(笑)。農村孩子小時候都吃過很多苦,當時最大的心愿就是不再種地干活,所以就一路苦學。現在社會上有很多生浮財快錢的門道,讓害怕吃苦的孩子覺得讀書無用。其實,對于窮人家的孩子來說,學習和讀書仍然是改變命運的最好捷徑。踏踏實實,一步一個腳印地走,仍然是最快最好的路。

  

  我大學讀的是輪機工程,在中波公司上班時,當時薪酬已經非常高了。但整日漂泊在海上,遠離都市和人群、父母和親朋,著實清苦又孤獨。印象極深的是,2005年蘇門答臘島海嘯時,我隨船在外。我母親看到電視后,哭著聯系公司,后來得知我平安無事,才放了心。當時海上通訊不便,我們和家人都是通過書信聯系。信寫好后,到了港口才能托人郵寄出去,讓家人操了不少心。成家后,愈發覺得錢不能代替責任和陪伴,更不能代替孝順和照顧,所以就又回到校園,想著通過讀研,提升自己,不再四處漂泊,找份更好的工作。

  

  我從校園到工作,又從工作到校園,后來回家鄉工作,仍在校園內,這一系列經歷,讓我對校園有著很深的情結。我也常把自己的人生路告訴學生,期待他們從中受到啟發。畢竟,不是每個人工作后,都還有再返校園讀書的機會。

  

  家鄉總要有人建設,我們責無旁貸

  

  問:博士畢業后,聽說你有更好的選擇,為什么要回到南陽來? 答:2013年,師院領導到北京招人。那時,天津、鄭州等高校的理工類院校,也向我伸出橄欖枝。我思考再三,和家人商量后,還是決定回到南陽來。這有兩方面的原因:第一,工作后,我出海5年,后來又讀研7年,離家太久了。不想再漂泊了,特別想離家近點,能照顧家人,讓家人安心。第二,我對家鄉的發展充滿信心。雖然,南陽是農業城市,師院是師范院校,但伴隨時代的滾滾車輪,不管是南陽還是師院,都會越來越好。

  

  鄉愁和信念,是支撐我回來的精神力量。我也要特別感謝一個人,就是我的妻子郭韶華。不管是辭職讀書,還是回鄉教書,都是她堅定地站在原地支持我鼓勵我,讓我無后顧之憂,幫我照顧父母孩子。我的今天,離不開她的犧牲。

  

  問:對很多人來說,有更好的選擇,會選擇逃離家鄉。 答:我也逃離過啊。我大學去了廈門,出海后行遍世界各地,讀碩在天津,讀博在北京。關于家鄉和遠方,我們每個人都會重復的路是,小時候總想逃離家鄉去遠方,而年長后又總想從遠方回故鄉。從逃離到回歸的路,其實是一條自我和解之路。當我們學會接受安放了自己,也就不再逃避故鄉和父母。然后,會想在離他們近的地方,完成他們未竟的人生和夢想。

  

  這可能是一種宿命,但更像是一種傳承。

  

  問:回來后,有沒有后悔過?

  

  答:有過彷徨的時刻,但沒有后悔過。我見證了南陽師院機電工程學院的從無到有,教的畢業生已經在各行各業為國家實業興起而努力。我也跟隨河南省博士服務團到鎮平產業聚集園,幫助地方政府對科技成果進行認定和把關。我和同事們通過實驗和努力,讓更多的科研項目落地,帶動南陽經濟發展,也打響師院的工科品牌。所有這一切,我覺得都是有意義的。作為其中一名見證者、參與者和教育者,我深感榮幸。

  

  我想,我的人生固然是自己努力的結果,也是時代恩賜的禮物。我會好好珍惜。如此,才不負韶華,不負時代。(南陽晚報記者 劉 娜 通訊員 屈連文 文/圖)


編輯:    校審:賈紅英    責任編輯:張中科    監審:黃術生

相關內容

中共南陽市委宣傳部主管、南陽日報社主辦 電話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號) QQ:1796493406

技術推廣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顧問:河南大為律師事務所 畢獻星 任曉

豫ICP備12012260號-3    豫公網安備41130302000001號

曾道人内幕玄机有论坛 3d万能六码的使用技巧 百人棋牌aaa 双色球红球投注技巧 游戏《森林》手机版 加拿大28一欺人工计划 看4张牌的抢庄牛牛 最新娱乐视频 新强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走势 体彩电子投注单